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读书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186718
  • 133361952806
  • 下冰雹别人往家跑他却往外冲(组图)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11-16  

  推荐理由:济南龟山气象观测站海拔170.3米。作为气象观测员,蒲章绪每次值班要爬279个台阶。他在这里坚守了30年,工作就是“观天识雨”,记录老天爷的表情,为天气预报提供基础数据。

  9日晚7点45分,城市华灯初上。龟山上则是一片漆黑寂静,偶尔听到响声,观测场值班室门前的狗会狂叫两声。蒲章绪拿着手电筒匆匆往返在观测场和值班室之间,他顾不上和记者说话。晚上气温比较低,蒸发器内已经结了薄薄一层冰,他要进行称量记录。

  这是蒲章绪工作的第30个年头,和之前数千个日日夜夜一样,气象观测工作琐碎而重复。龟山气象观测站现在一共有6个观测员,大家轮流值班,这次蒲章绪要从早上7点半坚持到次日早上7点半。

  不到8点,值班室内就响起了提醒音乐。晚上8点是全天气象观测数据整理上传的时候,他需要在30秒内将所有数据统计上传。这项工作对时间要求近乎严苛,如果5—7分钟没有上传就算“错勤”,会被公开通报批评。“30年了,我从没有出现过错勤的情况。”蒲章绪说,观测员每隔三小时就要观测一次,8点、11点、14点……另外每隔1小时还要到外面巡视一下各种仪器设备。

  前一秒可能是艳阳高照,后一秒就变成了大雨压城,老天爷变化莫测,气象观测工作是按“秒”算的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蒲章绪说,2000年之前在无影山观测站时,他们都是跑着去记录。“要看十多块表,要是稍慢点,一旦第一次读数有误,第二次再去看时就会出现过时报的情况。以前晚上从7点半到8点3分,根本顾不上说话。”蒲章绪感慨,这几年气象观测也实现了自动化,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们还在用算盘,后来就用上计算机了。

  蒲章绪很热爱他的工作,即使在不值班的情况下,夜里起来上厕所,他都要习惯性地拉开窗帘看看外面的天气情况,走路时抬头看天也成了职业病。

  气象观测站需要24小时值班。30年来,蒲章绪值班时从没有过一次迟到、早退和误班。他回忆,自己年轻时也是文体活跃分子,刚到单位时根本坐不住。“别人都觉得这个工作挺枯燥机械,跟钟表一样每个时段记录基础数据。但是这只能自己慢慢调整,适应环境。”蒲章绪强调。

  天气不好的情况要随时准备测量降雨、降雪,几乎全天无法休息。他举了个例子,夏天暴雨时,需要随时准备更换量瓶,一旦溢出将影响测量结果。

  “下冰雹了,别人都往家跑,我们要第一时间冲出去,捡最大的冰雹,量出直径统计。还要加发重要天气预报。”蒲章绪笑着说,就是外面下着刀子他们也得出去。

  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生病了。即使是一个小感冒,他也不敢吃药。“一个人值班,很容易犯困,吃了感冒药更是这样。睡着了错过了点就是漏报。”蒲章绪说。

  几年前观测站条件比较艰苦,舜耕路通车前,山下还是一片垃圾场。一下雨就满是黄泥,蒲章绪和他的同事们需要穿着胶靴走出去,然后到万寿路再冲冲脚,换上自己的鞋。

  “那时候也没水,需要到山下挑水喝,自己带饭吃。”因为挑水不易,水要节约着用,蒲章绪从不洗脸,只用毛巾擦擦,为此他还买了第一个电动剃须刀。“电也不稳定,冬季山上气温低,电暖器停了只能裹上大衣打哆嗦。还有个同事因为烧蜂窝煤出现了中毒的情况。”现在观测站的工作条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。“山上有水了也通了电,还能洗澡了。”

  早上7点半,蒲章绪将和下一位同事进行交接班,他整理好之前的数据以备同事参考。交接班后,他会小睡一会儿避开堵车时间,然后回家。工作中一丝不苟的态度也变成了一种生活态度,蒲章绪说,从1993年他拿了驾照,他没被扣过一分,没有一次违章记录。“五六家保险公司来找我,说我是优质客户。”

  最怕的是孤独。夜晚黑漆漆的山上仅有他一个人,陪伴他的只有一些冰冷的观测仪器,还有升起落下的月亮。从2000年气象站搬迁到龟山之后,13年里有4个年头他都是在山上过的除夕。“轮到我就是我值班,没办法,工作总要有人干。”除夕夜,观测的空闲时间里,他在山顶上一个人看别人放鞭炮。

  好在妻子、儿子都非常理解支持他的工作。每天晚上8点半,工作告一段落时,他的手机会响起,这是妻子打来的问候电话。蒲章绪也有很多爱好,他喜欢游泳,每周坚持游两次,练就了一副好身板。他还喜欢摄影,在庆典活动时经常被人请去拍照。他还在业余时间自学了6年法律,常常为身边的朋友解决纠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