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教育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186718
  • 133361952806
  • 兴业银行奉行赤道原则 或成为绿色金融领袖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11-22  

  凭借中国首家赤道银行的声誉,以及日益完善的产品组合,兴业也许会成为低碳时代的绿色金融领袖。

  四年前,兴业银行董事会秘书唐斌在香港第一次听说“赤道银行”这个词。当时,兴业与国际金融公司(IFC)刚刚启动能效融资合作,开始涉足节能减排和低碳金融。

  “什么叫赤道银行?”唐斌询问了IFC的官员,兴业银行自此开始了长达两年的研究和论证,并于2008年10月承诺采纳赤道原则,成为中国首家“赤道银行”。

  这一准则由4家发达国家的银行发起,主要牵头的是花旗银行。本世纪之初,花旗曾因几个项目贷款饱受攻击。秘鲁燃气工程、美国加州水源林红木砍伐、巴布亚新几内亚油田,这些项目被指给当地带来污染和贫困,招致了环保NGO的猛烈抨击。国际热带雨林网络发起了一场众多名人参与的抗议,花旗的大学生用户对着电视镜头折毁信用卡。

  2002年,9个商业银行巨头齐聚伦敦,历数这些让它们名利尽失的项目,并讨论如何规避。中信银行发展规划部博士后冯守尊长期关注赤道银行,他告诉《能源》记者,这些银行所在国针对企业社会责任和环保的法律很严格,但实施项目的发展中国家往往并非如此。于是,它们决定创建一套针对融资环境与社会风险的指南,向重大项目提供资金或服务时严加评估和监督。

  2003年,10家银行宣布采纳这个指南,并冠名为“赤道原则”。如今全球已有68家赤道银行,它们的业务占到全球项目融资85%以上份额。

  去年冬至日,首笔赤道原则项目——福建华电永安发电2×300MW上大压小扩建项目正式落地。兴业提供了7.3亿元贷款,其中环保投资3亿元,占工程总投资的12%。炉内脱硫的清洁燃烧技术每年将减少烟尘排放1530吨,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2245吨。

  兴业推出节能减排信贷产品一年后,“绿色信贷”开始在银行界大举推行。而其中最积极的人却是环保部副部长潘岳。他将之视为环保的制度建设,冯守尊却认为这更像政策手段,容易缺乏连续性。

  每一个大型高污染高耗能项目背后,都有银行趋之若鹜的身影,而在国家要求银行退出两高,支持节能时,多数银行总有点扭扭捏捏。比如它们更喜欢宣传低碳银行卡、电子账单等业务,却不愿说明绿色贷款项目的基数。

  国际组织“银行业检察委员会”长期跟踪全球金融机构是否绿色,它曾在对中国9家银行的评估报告中指出:当中国企业向外扩张时,中资银行也伴随它们开始对外扩张。但是,中资银行还没有采用同国际主要贷款商相媲美的环境与社会政策。

  “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。”兴业银行法律与合规部总经理华兵感慨道。赤道原则的基础是IFC的标准,与国内标准不同。此外,环保部、银监会及银行业之间数据共享不充分,缺少具体的绿色信贷指导目录、环境风险评级标准,这些都令华兵头疼。

  在兴业的赤道原则大事记中,永安项目落地之前的各种考察、研讨、交流足有50多次。

  10大原则,8个绩效标准,63个行业,要在国内落地,得先过自己人的关。“要让客户接受,首先要让经营机构接受。”法律与合规部从分行行长入手,谈精品项目,谈风险管理。“赤道原则本身也是责任营销手段”,加入赤道银行半年多来,兴业声名日盛,占尽绿色金融先机。

  但唐斌指出,赤道原则要求客户聘请第三方顾问,进行环境社会风险评估,建立征询和投诉机制、行动计划等,这些都将增加客户的项目成本。“大多数项目融资客户对赤道原则知之甚少,甚至需要专门组织培训。”

  兴业慢慢发现,很多企业的现行做法与赤道原则的要求相差并不远,只是没有系统化。实际上,对污染、生物多样性、土地拆迁、遗产保护、员工权益等潜在问题的综合考察,是规避了银行和客户的法律风险。

  就在唐斌刚刚接触赤道银行概念之后,俄罗斯远东的萨哈林岛上,已完成了80%的萨哈林2号油气项目被叫停。6家赤道银行为该项目提供融资,但它们被指并未遵循赤道原则,致使当地生态环境和原住民生活受到破坏。

  尽管这其中牵扯着经济利益、政治诉求等更为主导性的因素,但环保仍然成为做出决定的重要依据。在这场纷争中,壳牌、三井、三菱因环保问题失去了对俄谈判的主动权,整个项目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大大提高。

  融资方之一,欧洲复兴与发展银行将这笔贷款收益评价为“不合适的收入”。即使在整个事件尘埃落定之后,这家赤道银行仍然宣布不再考虑参与该项目拨款。

  这是赤道原则一次重要实践,也成为每个绿色银行必须研究的案例。如今遇到类似项目,民间组织和媒体开始直接向银行施压。“个人业务比例大的银行会更重视,因为银行声誉直接影响个人客户选择。”冯守尊指出。

  他认为,奉行赤道原则可以避免日后诉讼,减少法律风险,同时可免于政府、公众,非政府组织的反对,降低政治风险。“在这个意义上,兴业银行加入赤道原则是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措施。”兴业的赤道原则推进工作,正是由法律与合规部门负责。

  另一家前辈,日本瑞穗实业银行的经验让唐斌相信,赤道原则将为兴业带来商机。“瑞穗采纳赤道原则不但没有限制其业务发展,反而凭借积累的环境管理经验增强了业务竞争优势,获得了更多商业机会和效益。”2008年,瑞穗牵头的项目融资规模排名全球第三,较2003年采纳赤道原则之初上升了15位。

  兴业如今成为国内绿色金融的领跑者,经常向同行推介经验。早在兴业刚刚提出申请时,冯守尊马上在中信内部报告中提出,应着手全面研究赤道原则,力争成为第二家中资赤道银行,以求“走在中外银行竞争前列”。

  去年,浦发银行在国内率先以独家财务顾问方式,为陕西两个水电项目成功引进CDM开发和交易专业机构。其推出的绿色信贷综合方案包括一系列节能环保融资业务,形成了覆盖绿色产业链上下游的金融产品体系。

  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Alessandra Rich品牌的礼服裙出现在每一个重大活动中…[详细]

  搜狐绿色“寄望坎昆”系列特别策划:30人观察团微博直击坎昆气候变化大会…[详细]